疫情让汽车产业数字化转型更全面更真实

中国汽车报 32 2022-06-22 13

【智数汽车】一家整车企业,生产计划的调整需要多长时间?3小时!

很多人看到这个数字,可能都会认为这并不可能实现,但在疫情的步步紧逼下,长安汽车的整车生产工厂真的让这个数字变成了现实。面对疫情带来的供应链挑战,长安汽车总裁王俊介绍,企业为了能更好地推高生产效率,什么零部件到货就及时进行该零部件的组装。为此,长安汽车不断对生产计划做出调整,从过去的3天才能跑完一次生产计划,到在疫情影响下,3小时就要跑完一次生产计划。长安汽车之所以能在疫情之下快速地对生产计划进行调整,离不开数字化生产管理的帮助。


疫情之下,如果实体经济发生危机,即便营销、物流做得再出色,也是无米之炊、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这就需要我们拥抱数字化的红利,让汽车行业的数字化发展发挥更大的潜力,以降低供应链风险。同时,数字化转型也真正成为车企未来发展的必由之路,而点滴积累必须从现在开始推进。

1

智能工厂助力复工复产

近两年,提升智能制造水平,用更多机器人替代人工操作,提升汽车制造的自动化率,甚至建设无人工厂、黑灯工厂、远程工厂,成为包括主机厂在内的汽车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新追求,很多企业都把智能工厂作为新数字时代企业竞争力的一种新载体。一些造车新势力甚至把智能工厂作为一个核心竞争力。这方面,威马汽车是个典型代表。

自建工厂是威马造车的坚持,威马表示自己是新势力中第一家自建“工业4.0”标准工厂的企业。据了解,以“工业4.0”标准建设的威马湖北黄冈生产基地,主线自动化率达到100%。机器人广泛应用于焊接、搬运、喷涂等环节,有效提高了生产效率。这座智能工厂可以通过自动化+人工组合,确保生产效率最大化。

同时,制造车间采用QCOS质量控制系统,基于工业以太网的实时数据采集,以及在线激光测量、蓝光检测等技术的应用,全面保证了生产质量。疫情之下,自动化程度较高的威马4.0工厂最早完成了复工复产。早在2020年,国内第一次爆发疫情之后,威马位于温州的工厂就依靠数字化程度高于行业平均水平3倍以上和100%的自动化率率先实现了复工复产。

拥有264台智能工业机器人的小鹏汽车肇庆智能工厂也号称是一座“全面按照‘工业4.0’标准打造”的智能工厂。这里的焊装车间,在210台ABB焊装机器人支撑下,可实现一、二级总成自动化率达100%,改变过去的“手拿肩抗”式人工操作,自动化率的提升不仅可以帮助整车生产应对疫情,还可以帮助企业提升产品质量,甚至降低能耗。

在造车新势力按照“工业4.0”标准全新建设智能工厂不同,传统车企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也在提升生产的智能化水平。此次疫情中心的上海,这里的汽车工厂普遍具有较高的智能化水平,这帮助车企在疫情之后尽快的复工复产。上汽乘用车临港工厂的车身车间拥有477台焊接机器人,可实现全自动依次拾取各个零部件进行组装、焊接;总装车间的机器人已经能够准确找到不同车型对应的发动机,运送到生产线上,实现多款车型混合生产,平均每76秒1辆整车下线。

据了解,上汽乘用车临港工厂是国内首个“黑灯工厂”,无人车身车间示范生产线已达到世界一流水平。通过一系列数字化手段,上汽乘用车解决了用户在疫情常态化下,看车、用车、修车、养车等环节中遇到的问题与困扰,优化用户体验的同时降低了企业用工成本。“数字化营销透明订单”App,让用户可通过手机App在云端实时了解爱车制造过程,实现了用户与生产制造的互联互通。数据驱动融入到生产经营全链条中,让制造业的数据发挥价值。上汽乘用车信息系统总监杨敏介绍,上汽乘用车的上海临港、南京浦口、郑州经开、福建宁德工厂,所有生产计划都在一个后台系统里互通互联,这让即使不同工厂的生产计划不同,管理者也能对各工厂的生产情况做到“心中有数”。

疫情等特殊因素之下,整车厂的智能制造在推进复工复产、提升生产效率等方面发挥了更大的作用,较高的自动化程度,让这些工厂可以实现“远程”操作,更好地应对疫情管控等突发事件。更为关键的是,智能化带来的高度自动化,不仅能做好疫情影响下的复工复产,还从根本上为汽车制造带来质量和效率的提升,甚至能耗的降低,是车企制造能力提升的必由之路。


2

大数据提升研发能力

“汽车产业的供应链十分复杂,数字工厂的建设,使整车企业能与零部件供应商高效协同,降本增效,最终实现用户导向。”正如杨敏所言,数字工厂的最终目的是用户导向。车企数字化转型绝不仅仅是建设一座智能化工厂,而是要借助数字手段,推进数据资源整合和开放共享,探索数据交易,提升线上研发能力,摸索数据流通中的权利和安全保障等。

据了解,长安汽车正在推进的智能制造,将构建以用户为中心的智能、敏捷、协同制造体系。聚焦制造全流程贯通、全要素数据连接的系统集成,从敏捷交付、供应链协同制造、工厂智慧运营3条主线构建智能制造系统。这个智能制造体系,将帮助长安汽车构建敏捷交付主线、供应链协同制造主线、智慧运营主线。

其中,敏捷交付主线,即构建销售订单到产品设计、生产制造、零部件资源、物流资源的“端到端集成”交付系统,将客户订单分解为“一个计”,统一指挥、统一行动;供应链协同制造主线则是搭建协同制造云平台,逐步将供应商的物料采购、配送、制造、质量状态、仓储、发货等数据接入云平台,快速将客户订单转换为物料订单并传递到供应商,供应商按需生产和配送,实现供应链信息透明;智慧运营主线是将生产、质量、设备、工艺、物流、能源等业务数字化、透明化、可视化,实现数据驱动管理,支撑管理决策和问题解决。长安汽车提出,希望供应商伙伴加快自身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同时接入长安汽车的制造云平台,构建协同制造生态,实现汽车产业链质量、成本、效率的提升。

正是在这种智能制造能力支持下,长安汽车才能实现疫情之下3小时跑完生产计划,并借助大数据的帮助,提升企业的线上研发能力等。大数据已经成为汽车行业发展离不开的重要工具。汽车的生产、研发、制造甚至使用。在产生海量数据的同时,这些数据的应用对车企的未来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影响。以使用端的数据为例,通过终端大数据的分析,不仅可以更好的帮助企业提升销售业绩,这些数据背后反映的用户需求等数据画像,还可以帮助车企做更好的产品研发、市场开发等,是车企数字化转型发展中必不可少的一个方面。

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研发总院副院长、智能网联开发院院长李丹介绍,在大数据的帮助下,红旗汽车开发中首先完成了驾驶行为分析。基于车辆使用画像,以用户为导向,以数据为基础,洞察车主的用车习惯,构建驾驶行为评价体系,评价设计模型,提供个性化的维保服务和驾驶建议。提供最贴合用户需求的产品,驾驶行为分析相关产品已成功上线,H5、HS5等红旗量产车型已经使用。依托红旗车联网大数据,在自动驾驶、智能网联、底盘系统、新能源、动力总成、整车性能等6个领域开展驱动研发工作。对用户驾驶行为、驾驶场景、用车行为、车辆自动驾驶、网联系统、舒适系统、底盘电控系统等数据进行分析和挖掘。辅助控制策略决策优化,提升整车智能、舒适、安全、节能环保等性能,目前,红旗大数据驱动研发成果已应用于新车研发产品的改进中,大数据已经成为开发工作中的重要环节。

“透过整个汽车产业去观察主机厂角色的变化,可以看到,国内汽车企业已经布局决策转变,从传统的以车为载体,通过制造端到使用端完成角色使命,逐渐衍生到后市场,由于汽车数据的收集方式日趋完善,汽车大数据正逐渐覆盖整个产业链,汽车也继手机之后成为新的数据信息平台。可以说,汽车大数据的时代已经来临。”李丹表示,围绕数据开展业务已成为大数据时代汽车行业的共识。

与此同时,车企数字化转型过程中,“90后”进入职场,逐渐成为主力,权威消失、个性凸显等新时代特征下,汽车行业开始呼唤全新的人才观和人才策略。企业需要基于数字化转型的需求,展开人才培养工作。上汽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培训中心主任蒋建华介绍,上汽集团围绕“新四化”战略开展人才培养工作,全面覆盖数字化与软件的各类人群,同时以培训为契机,搭建相互交流研讨的平台,萃取成功经验。此外,还要在培训中引领人才职业发展,搭建数字化与软件人才的职业发展通道,在这个大的生态平台上做出人才流量。

在蒋建华看来,数字化转型就是利用数字技术,把企业核心的技术和管理用新的商业模式给连接起来。数字化转型意味着企业需要一个持续发展的人才队伍。传统的生产线是叠加递进的,但在数字化时代,每一个环节都和数字化息息相关。人才在数字化变革下会新增角色,包括数字化高层、内部顾问/转型干部、数字化转译、数据科学家,工作界限模糊化、工作方式研究化、生产服务一体化、操作技能高端化,要求数字化人才,也要求借助数字化手段培养人才。


3

无人配送受欢迎

疫情之下,无人配送率先脱颖而出,作为自动驾驶的一个细分领域,这个领域被认为有望率先实现市场化。疫情管控措施中,在北京市顺义区,无人配送车已经开始帮居民配送物品,工作人员只需将快递装入车内,车辆就可以自主将其转运至指定取件点进行集中消毒,再开展两点一线无接触式配送。在完成既定运送任务后,无人车会自动开回到取货点。这种无人配送,既方便了疫情防控下居民的生活,又降低了交叉感染风险。据了解,目前,在顺义胜利街道,无人配送物流车已连续作业约100km,装载量400kg。昼夜交替配送,1辆车可支持2000户居民社区的配送工作。

众多车企甚至运营商都在加快无人配送的市场化应用。无人车为代表的无人配送加快试点应用的同时,无人(自动)驾驶也正在加速向前迈进。最新发布的2021年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报告显示,随着我国自动驾驶产业发展从关键技术验证阶段进入产品和商业模式验证阶段,自动驾驶产业化落地的应用示范工作进入到深水区。

截至2021年底,北京有16家测试主体的170辆车参与自动驾驶车辆通用技术测试,道路测试安全行驶里程累计已超过391万km,累计载人测试道路里程达251万km,超过30万人次参与载人试运营测试。

在自动驾驶这个数字化高度集成的领域,相关的技术在快速推进的同时,市场接受度也在提升,自动驾驶不仅得到地方政府在内的城市管理者的支持,也得到来自消费者层面的欢迎。这要求企业必须抓住这一赛道,推出更多更好的高级别自动驾驶车辆,向着自动驾驶的目标无限迈进。


4

创新营销模式不仅为卖车

疫情影响下,不仅汽车供应链遭遇考验,汽车生产遭遇断供、无法正常生产的考验,销售端,汽车销售也遭遇巨大考验。在足不出户、较少人员接触的风控措施影响下,汽车营销也必须做出变化,而借助数字化营销工具创新营销模式,是车企普遍开展的尝试。

从2020年疫情影响下的直播开始,近两年,围绕数字化创新影响模式,车企展开了各种探索,而且范围正在不断扩大。近日,宝马集团宣布,在德国市场或将从2024年开始,取消MINI品牌的授权经销商体系,宝马品牌或从2026年开始也将取消授权经销商体系,往后将采用新的代理模式销售新车。“我们正处于与经销商共同设计全新销售模式的初期,因此我们到晚些时候才会公布关于范围和时间的具体细节。宝马集团与其合作伙伴(Handelspartnern)始终共同致力于提供最优质的客户体验,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我们要评估不断变化的客户期望、持续数字化以及扩大网络在线销售的原因。”虽然宝马集团尚未公布明确数字化新营销模式,但种种迹象表明,借助数字化营销手段,是宝马集团敢于对授权经销商体系动刀的支撑。

借助数字化营销手段,企业不仅可以绕过经销商,增强与客户的联系,而且,也在借助新营销手段推动汽车更好的数字化转型发展。这方面,自主车企已经做出更多探索。

以长安汽车数字营销为例,这种以共建智慧营销的新模式,让长安汽车以客户为原点,构建统一的营销数字化中台,打造轻资产、多业态、广触达、共享化的渠道生态,通过线上平台运营、线下数字化强运营,实现营销信息流精益化、物流敏捷化、资金流轻量化。长安汽车强调,这种数字化影响下产生的新模式,不是主机厂要代替经销商直接介入销售,而是要打通与消费者直通直连的桥梁,促进订单精准匹配生产、降低终端库存压力、资金压力,优化运营成本,提升运营效率,提升客户体验,推动厂商关系从传统批售关系向共创共赢关系转型。通过这种模式构建,长安汽车将携手经销商一起,推进线下渠道转型,线上线下深度融合,构建智慧营销新能力,向经营产品和服务客户转型。利用各种企业App,消费者不仅可以直接与企业沟通,还可以深度参与产品的开发,甚至与车企(品牌)共成长,这种数字化带来的共同成长也成为很多车企的新生命力。